_神经堆沙雕°

主混斗罗/MCup们/HP/MBTI。
上初二,文笔差,偶尔画点画。
每条评论都会有看到,有些不回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总之点赞=已读,回评=很喜欢你的评论。
感谢你的关注!

感觉mbti的问答区很有意思……

有空了拿小号去答几个(嗯)

愤怒打音游的我:吗的你(指ipad)要是再断触我今天就他吗不玩了去写我的文去

ipad:在我愤怒重开之后立刻断触

谢谢ipad 说不定文可以早更几天了

【空三】Crystal(35)

Ch 35


唐三不急着说话,悠闲地在震华的书房里找了张沙发坐下。舞长空有些无语地看着自家先祖把当世唯一神匠的书房当自己家书房的行为,不过此时也不好说什么。


与舞长空一样,震华也不敢说话。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两位中随便拎一个出来都不是好惹的。


再说,他自己只是个用天材地宝提升到封号斗罗修为的脆弱神匠而已。贴身保护他的厨子牧野对书房里的事一无所知;除了他和他眼前的两位,估计谁都以为他们在叙旧呢。


——那他现在怎么能贸然出言得罪这两尊大神啊!震华紧张地挺直身子。


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的唐三看着震华双手无......

【空三】Crystal(34)

Ch 34


史莱克学院锻造师协会,顶楼。


唐三深深吐出一口气,深邃的眼睛霎时变得锋锐起来。蓝银领域悄然发动,他缓缓将左手抬起,好久没用过的昊天锤出现在手心,接着,他的眼中开始闪烁熠熠紫光。


舞长空后退几步,目光灼灼地看着唐三。


“怎么,你小子对他很有信心?”枫无羽看着退到他身旁的舞长空。后者脸上没有表情,但微微昂起的头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


舞长空点点头,没有解释。


这时,两人背后,通往这里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他们回头望去,是唐舞麟把蓝银草当绳子使,系在爬梯顶端借力翻身上来的。......

家人们,催更请用讨论剧情的方式进行。

作为文手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能看到有人在认真看我的文章,而不是每次更新完不点红心蓝手一句评论不给直接一句干巴巴的“催更”。

虽然我也知道大家催更是因为喜欢我的文章(我也很为此高兴),但也真的不推荐大家踩我雷点。

我的更新频率是一周一更。一章四千还要保证质量,作为一个学生狗我也不可能更新得有多快。

总之,一周到了我还没更的时候支持催更。其他时间如果想催更请和我交流剧情。over。

【空三】Crystal(33)

Ch 33


“长空。”浊世收回拍出的右掌,满意地看着唐舞麟领悟龙惊天,接着转头招呼舞长空。“跟我来一下。有事和你说。”


舞长空顺从地点点头。他回头想让唐三在原地稍等,后者却已经凑到他耳边。


“那我先带麟麟去吃饭。等会儿你来食堂找我们。”唐三说。


他的嘴唇几乎要贴上舞长空的耳朵,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弄得舞长空耳根骤红。舞长空几乎想侧过脸去堵住那一双嘴,不过他的理智还是压下了冲动。


“这样也好。我去去就回。”他说。


虽然舞长空的阅历并不那么丰富,但他本就不是愚笨之人。此番浊世找他,他自然明白自己的这位老师要说些什么。


唐三不听,也算是正中他下怀。毕竟...

【空三】Crystal(32)

Ch 32


事实充分证明,海修双神的直觉不出意料得准——开学刚刚一周,他和舞长空的事就被唐舞麟这小子发现了。


被揭发的全过程,还要从唐舞麟正式开始学院生活说起。


开学第二天是惯例选班干部的日子。尽管这届一年级里有很多魂尊和魂宗,唐舞麟还是以二环修为夺得班长和锻造委员二职。


而舞长空上课——遵循史莱克的规则——他会喊“上课”,紧接着班长得喊“起立”。其他学生都要站起来行礼,他才能正式开始讲课。


但开学才几天,舞长空和唐三走进教室,前者喊了一声上课,却没人喊起立。又过了一秒钟,副班长古月的声音才姗姗来迟。


唐舞麟怎么回事?舞长空心下疑惑着,脸上面无......

六一节就要画点幼稚的(bushi

儿童画选手重出江湖

【空三】Crystal(31)

Ch 31


清晨的空气略微有些湿冷,舞长空皱着眉从睡梦中醒来。映入眼帘的竟然不是房间的天花板,而是一片蓝色金色和绿色相交。


怀中还有温暖的触感。他低头一看,才堪堪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就连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也不自觉带了点微笑。


这一切就像梦一样。以前唐三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有时会怀疑历练的经历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而现在看到遥不可及的先祖蜷成一团躺在自己怀里,他才能清楚地肯定——这些不可思议的事都是真的。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舞长空轻轻理着唐三乱成一团的刘海,想到这里,眼神中顿时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


对了,他还没问,唐三这次要下来多久?不会只陪自...

【空三】Crystal(30)

Ch 30


唐舞麟四人站在海神岛上的木屋里,神色惊疑不定。他们都无助地看着沈熠,可是沈熠看起来也六神无主。她看着浊世,仿佛在期盼自己的老师能够说些什么。


而浊世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旁人。他只是坐在房间一楼的唯一一张木椅上,用一双看似浑浊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那离开了史莱克四年又回来的宝贝徒弟。


顺着沈熠的视线,再顺着浊世的视线,唐舞麟四人又兜兜转转看回了舞长空。可被万众瞩目的某人只是低着头,略长的头发挡住脸庞,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唐舞麟心下嘀咕着,又往舞长空低头的方向看去。那里是一片平平无奇的木地板,再往上,他看到了两个人交握的双手。


哦,舞长空在和别人...

终于画了

也许是之后可能出现的情节 两位拽哥在大街上揣兜拉风大步走路(?

(两个人让我保持一个画风真的不容易

二编:说长得像的 哪天我涂个色就不像了 毕竟夫夫相是吧(?

【空三】Crystal(29)

Ch 29


神界,神界委员会顶端。在周围萦绕着黯淡光晕的神界中枢旁,一道蓝色身影静静地伫立着。他长发飘扬,深邃的眼睛望着缥缈的远方,仿佛是在等待什么。


一道身影从他身后的台阶飞奔而上。霍雨浩捋捋被气流吹乱的头发,站在略微落后唐三一小步的地方,同样眺望着远方。


眺望远方——听起来优雅。其实那里什么也没有,云雾缥缈,只能看见模糊的、带有微小弧度的天际线。可他们一直静静地看着,好像天边还会出现一个小灰点似的。


两人一时没说话。气氛显得有些低沉。不过霍雨浩不急着开口,更不急着打扰这份来之不易的平静。


刚......

【空三】Crystal(28)

Ch 28


“舞老师,你说,去天海城?”谢邂诧异地问道,“去观摩天海联盟大比?”


“是参加。”舞长空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上次许小言新加入班级,为了检测大家的实力,舞长空让四人两两组队打了一场,过程中四人的能力都非常令人惊喜。在教导主任的推荐下,学院就想派出零班参加天海联盟大比,来找班主任舞长空商量此事。


舞长空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有配合了半年多极为默契的唐舞麟、古月和谢邂,还有武魂变异的星轮冰杖许小言,在小小天海联盟大比上拿个冠军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学院期盼零班能在三人团体赛得到好名次给东海城争光,舞长空期盼四人的实战技术能通过大比有所提高。参加比赛...

旧图新整,复健不易

原梗图没找到就没放了

感谢白的肾友情串场

附有p2无字版原图 随意取用

【空三】Crystal(27)

Ch 27


唐舞麟一觉醒来,满足地叹了一口气。深度冥想的功效真的不是说着玩的,他感到全身的经络在玄天功洗礼后变得更加柔韧,身体也是说不出的舒服。


他睁开眼睛。周围黑漆漆一片,隐约能看出一个四方形房间的轮廓。舞长空盘膝坐在他对面,一双泛着紫意的眼眸正看着他。显然是自己醒来的动静惊动了冥想中的老师。


虽然知道那紫色的眼睛可能就是舞长空说的唐门功法紫极魔瞳,不过被那双诡异的眼眸盯着,唐舞麟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舞老师,我们这是在哪儿?”他问。


舞长空应该注意到了唐舞麟刚刚的一颤,他挥手打开夜灯,在柔和的光晕下,唐舞麟才缓缓看清所处的环境。


这是一个只...

【空三】Crystal(26)

Ch 26


接下来一段日子,唐舞麟可谓是过得苦不堪言。作为班上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男性,舞长空每天上实战课举例子时就盯着他打,他经常被教鞭抽得晕晕乎乎。


不过舞长空这样做显然是有私心的。一是唐舞麟渐渐多了抗击打能力,实战起来比以前从容不迫很多,二是舞长空自己也想知道唐舞麟突然多出来的金龙爪到底有何威力,所以出手试探。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其他人伤势痊愈后也加入了挨打的队伍。几个月间舞长空也多多少少与唐舞麟谈过话,通过唐舞麟掺杂着真话的谎言猜到台风天他是去突破金龙王第一层封印了。


尽管知道在没有表明身份前唐舞麟不可...

【空三】Crystal(25)

Ch 25


在一穷二白的唐舞麟苦恼怎样用半年时间赚够钱突破第一层封印的同时,冷傲男神舞长空也在学院混得风生水起。


往常不待见他的那些老师显然谄媚起来,他在操场训练个学生也有人问他要签名,去食堂拿个饭回宿舍吃也有人不断偶遇,甚至在下午的升班赛上都有别的年级的老师和学生过来围观,而且不仅有女的还有男的。


表面上已经如此,私底下更是风起云涌了。他不知道,唐舞麟当初为学姐偷拍的他两张抽出腰带剑的照片已经可以值一千联邦币每张。每天都有无数妙龄少女捧着他的照片复印件放在床头,睡前睡后都要看一眼,美其名曰净化眼睛。


更有甚者,私下直呼舞长空为老公,还好没有被舞长空知道,要不...

【空三】Crystal(24)

Ch 24


舞长空了解到有人在宿舍楼门口围堵唐舞麟这件事的时候还安稳地在宿舍里吃早饭。其实他拉开窗帘就能看到发生了什么事,但多管闲事从来不是他喜欢做的,于是他也就放宽心思考今天怎么训练学生。


绕着操场跑几圈呢?今天是几号?九月三号是吧?那跑九十三圈怎么样?才九十三圈的话,会不会有点少了?


他正思考着要不要给九十三圈后面加个零,一阵更大的吵闹声涌入他的耳膜,弄得他直皱眉头。


虽然他不管闲事,但这也不代表他会对越来越大的噪声无动于衷。


他打开窗子想朝底下释放魂力压强,结果刚拉开窗帘就听见龙恒旭咆哮出...

谢谢呀

谢谢暮子哥的好多好多个号!好耶!

谢谢你哇

这是一个细致的阅前须知,解释了很多细节。在对文章情节提出疑惑时请务必先看看这里!

关于这些问题的解释也在持续添加中!


1.关于小说对舞长空眼睛的描写是“墨绿色”这件事。

我看过几张他在漫画里的图,眼睛无一不是金色(或像我有时描写的那样,琉璃色),之前写的文章就都写成这个颜色了。不过我不想改也懒得去改了,因为蓝发金眸真的比蓝发绿眸酷诶!总之请大家忽略小小错误了,以后我还是写蓝发金眸。

另:关于琉璃色眼睛的小小说明。琉璃其实并不是明确的颜色。中国传统的琉璃瓦多为金黄色等,所以我把舞长空的眼睛描写为“琉璃色”,以突出舞长空眼睛的澄澈空灵。


2.关于沈熠的武魂——含羞草。

原文显然...

好耶!祝@依锦(摆烂停更版) 依锦妈生日快乐!

您100年没更的梗图bot终于上线了

@-九言食杂店- 点的xql坐在河边看烟花贴贴!画完顺便洗tag!

p2是觉得也很有感觉的草稿

(我不会画场景……我好菜……)

【空三】Crystal(23)

Ch 23


一年级五班教室在一层最内侧,需要走得最远,教室的三十套桌椅缺乏修葺,门窗的玻璃也不甚清晰,大概是怎么都擦不干净了。


这里处处透露着对天赋差的学员的不友好,唐舞麟可不喜欢这里。——他刚觉醒蓝银草武魂的时候魂力才三级呢。


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为什么自己觉醒的是废武魂,武魂是废武魂能不能继续修炼下去成就自己的梦想。可以说唐舞麟能坚持到进入东海学院,靠的是他本身的毅力,以及万年前的那句“没有废物的武魂,只有废物的人”。这大大鼓励了他。


但他其实也不敢完全相信这句话——要不然自己怎么还坐在这么邋遢的五班教室里而不是在一班飞黄腾达。而在这个最差班级的教室里...

看到q宝爆料火速重画

(怎么像领导和新来的员工啊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谢谢艾叶劳斯的卡瓦像素小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艾叶我爱你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艾叶想喝小罐茶_ 点的q宝和小狼Fo鼻尖对鼻尖贴贴!

(我是菜狗……连续废了几稿才磨出来这个)

1 2 3 4 5 ————
©_神经堆沙雕° | Powered by LOFTER